新闻中心

靠谱的东营婚前出轨侦查公司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中心

《经济与法》 20110809 不明不白的分手费

时间:2024-03-10   访问量:5049

对出轨,丈夫妻子委曲求全私下交易,霍静怎能再重圆丈夫诉至法院?

出面追讨夫妻共同财产赋水,可否再收回不明不白的分手费。

经济与法正在播出。您好,观众朋友,这里是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欢迎您收看经济与法。

二零一零年五月,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特殊的民事案件。

这个案件之所以特殊,是因为这起案件的原告从起诉那刻起,他就一直躲着不露面,而这院开庭他也没有出现。

而这起案件的两个被告却齐刷刷的出现在了法庭上打手抄。

这说明是有种为的,有说法,没有客人也没有说办法去我合事实,我很有气恼,太太这种行为太单了,知责做饭了,正好自己讲,这就是这是事实。

不是的的不是的,会假不假民事案件的庭审现场,原被告之间吵得面红耳赤,那是常有的事儿。

可是这起案件原告本人不出庭,两个被告却在法庭上吵的是不可开交,真是让人琢磨不透。

那这起官司究竟是何起因呢?我们先来听听被告之一,就是这位戚丽英女士的讲述,七里英说,自己是下岗工人和丈夫离婚后,一个人带着孩子生活日子过得很艰难,因为孩子给给小孩爸爸不太放心,男人都一般肯定喝酒好酒,肯定还是交给他不放心,我有自己带孩子。

戚丽莹说,二零零七年一个名叫魏倩的女子找到她主动提出要帮助她,他平常单位能刷卡刷那些食品啊或者饮料啊,那些东西还是平常他那些东西,他每次来必须给我买我,我不需要给,但是我不收,我也也没有办法。

齐丽英说,魏倩为了帮助自己摆脱生活困顿,提出合伙做生意,并由她来出资金交通工障号的那个吧,要不然我帮你咱做个证据,做个证据,那你慢慢慢的有能力啊,有有有底子了,也慢慢你可能有一种寄托也就好点了。

戚丽英说,合伙做生意。期间,魏倩先后曾出了十三万多元的资金,并且还把一个门面的经营权转让到自己名下。

本来生意做的好好的。但是二零一零年九月,七丽英却突然接到法院的通知,说魏倩的丈夫王伟起诉了王维,声称魏倩不能擅自处分,夫妻共同财产要求七里英归还十三万两千元和门面的经营权,想不通,怎么都想不通,是不是错了?

反正我打打电话错了,这是什么事,就光说这什什么事,这是我的事吗?是打给我打的电话吗?

就是这种想法。齐丽英说,她和魏倩呀既不是亲戚,也不是朋友,在魏倩来找她之前,他们压根就就不识识,这就奇怪了。

魏倩,为什么要瞒着丈夫帮助一个和自己毫无关系系人呢?我的丈夫王维为什么一直不肯出面呢?

我们一起来听听魏倩的说法,魏茜和王维一九八九年结婚生,有一个女儿,两人都有稳定的工作,单位的效益也不错。

日子一直过得风平浪静。直到二零零七年初,魏倩忽然发现丈夫经济上有些异常,人家显示一万块钱。

他说借给别人了,后来觉到了就四月三十号股市收市那一天,他不吱声又转了清了七千块钱。

这两笔钱不是小数目,在魏倩的再三追问下,王维承认钱借给了一个女人,我帮他介绍了,没介绍俺没介绍我是新工作的对吧?

朋友你可以借钱,对不对?你没介绍,为什么没介绍?她不愿意她从丈夫支支吾吾闪烁其词的言语中,魏倩感到借钱的女人与丈夫的关系不一般来了,万物签女肯肯定在这儿,对吧?

要不然谁不会把上海五幺五给变了呢?这事儿你肯定就不能不给了。相濡以沫将近二十年了。

丈夫竟然有了外遇,魏茜怎么也无法接受这样的事实?我说的,你这天天搁搁爸,我我会儿都不忙。

我说的,你天天休息,礼拜你就搁外边瞎跑,呃,还天天瞎爸块钱,我说你想就就不不想过。

他说我离婚呢,我也不要了,我说的我就把公们打一个想确认给他吧。好吧,魏倩本想用这种方式促使丈夫回头没想到丈夫好像中了邪,后来干脆把工资卡也交给了那个女人。

因为他他现在回家嘛,你的工资卡他还老缺钱,你你自己拿着,就像你女儿,你拿着工资,你拿着工资,你还是会帮老子要钱,那肯定这个钱不在你身上。

魏倩只好将事情告知了双方家庭,让亲戚朋友劝劝王维,但是丈夫没有回头的意思呃,家里的亲戚也是又吵又好几个家里的亲戚旅友都是听老师,现在水平啊断了,知道吧?

穿哪个来?魏倩说那段时间是自己人生最艰难的时候,自己也想到了离婚,但是思前想后还是下不了决心,明白没啊。

你孩子又是个女孩,我也想你想要离婚的,因为那些东西我而且都不好听,我还比较保守一些。

再说自己辛辛苦苦的什么都不会。哎,汇报报的答案,至少为了这个家。所以面对这些现实,我接受不谈这个亲朋朋友没法交代,我什么也没交交代,我天自己己想不开一天不是都能睡两小时吗?

魏倩说,为了家庭稳定挽回丈夫的心,她想尽了一切办法,动用了一切手段,甚至不顾体面的到丈夫的单位去闹,但是一点用都没有离婚吧。

将近二十年的感情又难以割舍。而且双方的父母呢也不希望他们离婚。

思来想去,魏倩决定孤注一掷,直接找第三者谈判,得知丈夫有外遇后,魏倩找人进行了调查,知道了第三者的住处。

二零零七年十月的一天,趁丈夫出差,魏倩突然出现在她的面前,我这父母都年那么大,邻居说这孩子都那么大,这家庭我都离成二十年了。

我说我我我是就是嗯多长时间回来,他不呀,我就让他开车。

面对突如其来的魏倩,第三者有些惊慌答应和王维分手。

但是她提出一个条件,把他的箱嗯分手也可以。

但是说我们经济人员嗯,你给我要钱,你有啊,你能省不?嗯,好像是就是我好多给他算。

我现在有两拿他的工资,我花了他的钱,你这完那个我怎么审活?

如果用钱能换回自己的丈夫,挽救自己的婚姻。

魏倩觉得值得她答应了第三者提出的条件。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号,魏倩通过银行转账打了三万五千元给钱以后,第三者与丈夫的交往稍有收敛。

他怎么说呢?他就是能爱,他一定要比原来不像原来这个原来的就是想法上法呀,哎他得留住,想让他养养,他也就稍微做一点,能让我看出来。

对了,他一些名字说,但是他就不断安宁,因为他还想着他的钱,果然没过多久,那个女人又找到魏倩,说自己没钱了,就到了。

当月到十月份,十一月份呃,这点钱也不够做生意。你借我钱,我以前做过服装说的,我开店,我把手机做起来了。

好的,怎么来?要什么说是借钱,但是魏倩也知道是有去无回,但是如果不借双方撕破了脸皮,承诺分手岂不成了泡影。

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号,魏倩又给了第三者七万七千元,并要求对方写下了一张借条,因为他呃,答应陪我我伸走。

但是呢说的我生意老做的不顺利,很帮我,你我要顺畅了,那意思我就能快点给妈妈伸手。

就基于这种目的,我没办法,因为工资卡在他手在魏倩说,本来以为第三者拿到钱后,就会和丈夫断绝来往,没想到两人来往依然很频繁。

二零一零年四月二十七号,魏倩又接到那个女人的电话,他打电话给我说啊。

嗯,你来吧说的嗯,我的小孩要上要上中学了,说的你是最后一次给我钱,我再次彻底给他断了。

魏倩说见面后,对方提出最后一次性给他十万元钱,他就彻底和王维两断。

他说他成立老板呃,自己不说的话,把工作卡把呃医疗卡都给你。

二零一零年四月三十号,魏倩又拿出了两万元给了对方对方打下了一张收条,但是魏倩却拿不出剩下的钱,在对方的一再催促下。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号,魏倩又将自己名下的金朝阳市场的一个门面的经营权抵押给了对方,并办理了过户手续。

他说不放妄人,那么为他要聪,你要一个女人在哄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又没什么心眼,他很重要。

如果他要想摆了,他让他回心,他也能做到,他想把他把他就是你用他心里方,他算加他这点才能做到。

看到这儿啊,想必大家都看明白了。魏倩所说的第三者似乎呢,就是我们前面提到的本案的另外一个被告。

没错,这个第三者正是前面出现的戚丽英,可这就更奇怪了。

如果像魏倩所说,因为戚丽英与丈夫有不正当的关系。那几笔钱呢是给对方的分手费。

那丈夫王维怎么会起诉呢?哪有妻子这边花钱息事宁人丈夫那边却跳出来往回要钱的呢?

戚丽英和王维到底有没有不正当的关系?这些钱究竟是不是分手费呢?

戚丽英承认自己认识魏倩之前就认识王维,时间是二零零六年,帮一个分公司,一般跑点业务,结果时候介绍,经过擦拭,可能是负责技术。

这样嗯就见识见了一面,见了一面以后,我没什么印象。七丽英说,后来王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搞到了自己的电话,经常打电话找他,甚至到自己工作的地方堵他。

然后他就正常脸在哪,结果等我去。嗯,慢慢的他跟我说,他夫妻感情很不好,一直在分居,但是我没相信时间长了,我觉得他也太可怜,才好一个人就这样。

慢慢慢慢慢慢时间长,加油的对我很好的话,我也有慢慢慢慢把它享受起来了。

戚丽莹说,自己从来没有遇到过对自己这么好的男人,因此两人相处的很愉快,在网上面照顾的,只不过我不觉我不会做饭,买好菜,一天两个菜一分一熟送到北,你晚上我正好关门了。

他问我关门了吗?打电话关门了嘛,完了马上就回到家了,那我才在在我来到,那就正好他搁后边来了。

如果我来晚一会呢,他搁楼下就等着呢。所有领域都可以都知道的。交往了一年多,王维的妻子魏倩突然找上门来,让他们分开。

其实人都是有感情的,小猫小狗都还有还有感情的,何况是人,这属于正常。嗯,有我说的,你我可以接受你,你被你的苦衷说了,每个人都有苦衷,我理解你,但是你给我时间,我需要时,然后王伟也小心还给我弄好。

如果我是走开的话,他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呀。没想到魏倩很通情达理,提出帮助七丽英做生意,然后让她慢慢离开王维。

他就是意思就是说为了叫我经济方面提供一点能放开,往往也能和王伟分开。

就是这样的,来帮我起步,他们的第一个合作项目,就是由七里英及服装,让魏倩在自己单位里销售,他们单位的条件是很不错的。

一般他们都上面推销推销的什么食食啊,各方面都销的特别快,快的工人,都以前不在乎这一边两解了,这才好,我就想也是的,因为他是一个国家大企业,你知道吗?

一般是不是自己人,他不是工人,你是不可以进入单位的。

所以说他就是他说他帮我小二零零七年十月二十三号,魏倩通过银行转账将三万五千元打给了戚丽英。

戚丽英说,这是委托魏倩卖服装的钱,因为别人进他单位进不去,所有卖的钱必须是搁他。

那他来收他来帮我弄麒凌,说不久后自己又发现一个可以赚钱的生意,但是自己没有本钱,便提出和魏倩合伙,要不然你那个投资表算投资表算一点,你你算你说你提一点分红或者好路费都可以是这种形式。

魏倩当时欣然同意,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六号,魏倩将七万七千元交给齐丽英,并要求他打下一张借条。

当时我借的他借证借这种钱的时候,也是也是合伙做生意的。

他是说借这个名头,他说要不然你这样,就是以借条性实诈的。你要是以你的名义去说,他是这样子说的。

戚丽英说,两人不仅合伙做生意,而且合伙炒股票,自己还有五六万块钱放在魏茜的账户里,你想把钱拿过去。

他比如说他他将来的人可以说也可以会谁的钱放在一起。

好的,这样,比如说你要以钱资金放在一起多的时候,他那个手续费和他的那个税就行。

可以上公司申请减免少一部分呢。但是二零一零年初,这个账户突然被魏倩的女儿封掉了。

他姨子当时说那俺闺女是他小孩,我没办法,他现在他被他账户封死了,我问他护没办,他都不说,我有啥办法,他一给我耍赖,我就就好了。

所以说我又我说你封账户封账户,那你又你用垫底。谢丽英说,在自己的一再要求下,双方签订协议。

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号,魏倩将自己名下的一个门面的经营权抵押给了自己,后来办理了过户手续。

那个人过户时候很正常,一切都很正常,人是办处理啥的,都很温和了,跑好几个地方,到税务工厂,还有这个过户,这三个地方都很正常,都很顺利,很快就办好了。

假如戚丽英说的是真的那这一对情敌的关系真是闻所未问,这魏倩是不是也贤惠的过头了?

不仅不吵不闹,还扶持着第三者,让她慢慢离开自己的丈夫。魏倩真的会这么做吗?

假如他真的这么做,那又是为什么呢?魏倩说,得知丈夫和妻丽英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之后,自己内心既痛苦又矛盾。

我是一个爱面子,人也虽然说有时候说话挺直,但是心里挺保守,越听里想说出来,那也是选择加速度可培呀,在下一老也要让你,谢谢你跟你想的那样,那六成年的少为感谢在他。

但是魏谦知道丈夫的心在戚丽英身上。

如果关系闹僵,很可能把丈夫彻底推向戚丽英的身边。何况要想让丈夫回到自己身边,最终还要依靠戚丽英,他得让他死心了,他也对他也是王伟,对他也是他要对他好了,他就不想再找,除非你说死了心了,他对他就到最后了,不大叫他来往了,打电话又不打,不让他让我来了,出女了,下午三点钟死心。

因此,三年来,魏倩一直委曲求全,尽量满足七丽英的要求,但是他却一直没有和王维断绝关系太过密了,又要菜餐一样就简动梁国,这样不能帮御别人,再再会上一点力吗?

他们不断给我下雨网,他知道我想要这个家想要王回家,一边拿那么多钱,一边拿多少钱,又又又他拿了我的钱,那就是我为他的意思也比他好,然后他再拿我的钱,我要求他赚他两个方面都在互闹呢,我觉得他还挺还能还比较体谅。

我可能是觉得他对我好吧,我是觉得你就配合他吧。我是处于这种心态,他能再那么讲究,能能叫我不能离骚,害怕分开能能叫我接慢慢接触,我就也对他好一点,我就是这种心态。

戚丽莹说,魏倩越是对自己好,自己越是不忍伤害她太深。

因此,虽然王维多次提出要和魏倩离婚都被自己拦住了,然后他书上也写好了,可能是原因是因为她文件闹得特别厉害,她就写了。

那我一给拦下再说,我当时我我还害怕,我要到底是对是错,我说是不是?

如果要真的要太自私,可以吗?我是这样想,戚里英说,后来他才发现魏倩这么做是别有用心。

他从此自主就是这个目的,从始至终就是说怎么样能快速的叫我们分手,怎么样能达到他的目的,能为他的钱再收回不花一分钱的西丽英说,为了达到目的,魏倩给自己提了很多无理的要求。

比如说经济方面,他要求王伟变相的,怎么样被被王维的钱,怎么样叫我交给他老师教他的手来去从我这里全部拿走,或者怎么样拿走一部分或留一部分或怎么弄的。

我要的这个事呢?你要是想说王伟明,你直接要钱,你问王伟要,你不该问我,要知道吧?七丽英拿出一份自己和魏倩于二零一零年五月十六号签订的协议里面有这样的内容。

七丽英将和王维保持五年关系,或让王维完全回到家两条,做到一条就可以戚立英说,从协议里自相矛盾的内容可以看出,魏进士既希望自己离开王维,又怕自己离开王维,就他跟王伟的感情已经是到这个程度了。

就是说王伟不可能,他害怕王伟不可能回到他身边。即使不离婚,离开我,他都回到他身边,他因为他还有你会找别人给别人拿,就这样喝半泼水下去,他就因为这个他才担心这个他就说如果你不你尽尽量呢,那当时他说你不要和他分开,不要和王维分开,和他保持关系,别叫他再再赌进家,跑到别人那去。

他是这个意思说说你必须得和王伟保持五到十年的关系。嗯,这样工资卡还得给他齐丽英说,就在王伟起诉两人以后,魏倩还给自己打来电话,商量对策,有录音为证,叫他钥匙的那你就别问了,王伟要,那你跟你没关系,挂电话吧,往洗脸去。

哎呀,你干嘛不能为这些小事,让让步子呢?

你叫什么让步啊,叫什么让步啊,我变现给他,他明天在做生意,把钱挣回来再心我,你说我该怎么弄吧,你心你自恋我吧,看来两个人的关系啊确实很复杂。

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够说清楚的。可是既然两个人相处的不错,一直没有闹翻脸。

这个王维应该躲在一边偷着乐才对呀,为什么会突然跳出来起诉呢?

魏倩说自己给七里英钱的事儿,王维一直不知道。

如果他和戚朋友想好,我给戚朋友钱是让戚朋友给他分走,我肯定不会不会给我爸说,我给媳朋友钱。

二零一零年八月,王维突然发现了魏倩私下给戚丽英分手费的事儿,要打个水帽子,给钱,还交八万,给钱得了,你拿出来算了。

魏倩说,当时自己没有办法,只好说出钱的去处。王维听了很生气,那不来,那你怎么给他弄多少钱,我我不想让你回家吗?

那会啥又不给给孩弄多钱了,咋呀?那他那都那都我三年工资好的,我这陆陆续续的中间还发多少钱?

对他说的戚里英说,王维应该早就知道未欠给自己钱的事儿。

王维绝不会因为这个起诉自己,哎,简直是太不可能了,不可能他那么爱我,他那么在乎那么多,那么好,不可能。

戚丽英说。王维起诉自己很可能是因为一场误会,二零一零年九月的一天。

王伟给自己打来电话,正好手机不在身边,一个男同事接了电话,这个电话我调单子,我调我自己的通话记录相差没有十天。

因为我刚开始不知道他那个起诉日期,因为其实那个他传票下来以后,我才能看到他的日期,我看到那个日期以后给我他的姐因为我以为个我还跟俺同事还吵了一架。

哇,你这样我永远错,还我都洗不清了。我七丽英说,一定是魏倩利用这个机会从中挑唆他老婆一直都在预谋这件事,他借机用这个来此以往的,一般。

如果一人有这句话,不是这样说吗?爱自己恨自切,他就觉得这样他颜色黑特别特别的黑,就记住这个,要不然杨王伟永远都不会做出这样伤害。

我的心不会,我就跟人家睡觉,我都可以放一百个心,我也不会这样伤害的。

王梅到底为什么将妻子英告上法庭,恐怕只有他一个人知道了,反正事到如今一桩特别奇怪的案子已经摆到了法官面前,一个有外遇的丈夫,因为一笔钱将妻子和情人都告上了法庭。

对于这样一起特殊的案件,法院会做出怎样的判决呢?

在法庭上,原被告就魏倩是否有权处分夫妻共同财产展开激烈的辩论。

第一,被告将夫妻共同财产,在未经原告的同一情况下,擅自收费行为是一种无效行为。

夫妻在婚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应归共同所有。

夫妻对共同所有的财产有平等处理权,部分共有人擅自处分,共有财产应当一般认定为无效。

没听清楚。这个王母也说过,自零七年以后,就是家里的钱他都不管了,都交给他的妻子来管这个我从我们这个角度来讲,我我理解是就是王某对他妻子的一些部分的授权。

那么他账把这笔钱这个分手费支付给亲母,应当说没有违反夫妻关系的共同财产处分权这个这个这个规定。

二零一一年八月五号,徐州市云龙区人民法院作出了一审判决。

法院认为,七里英与王维存在不正当关系,但七里英和其他民事主体一样,有接受他人给付财产的权利。

其在接受魏倩给付财产时没有核实款项来源性质的法律义务,故未欠的赠与行为有效。

王维对夫妻共同财产十三万两千元及门面的经营权丧失,共同所有权系魏欠的侵权行为所致,与七丽英的接受行为之间没有因果关系。

故王维要求七里英承担侵权之财产返还责任的诉讼请求,法律依据不足,本院不予支持。

法院判决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戚丽英的行为在道德上是应该受到谴责的,即便是赢了这个官司,也是因为王维妻子的做法不可取。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

三征求意见稿中第二条有这样的规定,有配偶者与他人同居未解除同居关系,约定了财产性补偿,一方要求支付该补偿或支付补偿后,反悔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不予支持。

但合法婚姻当事人以侵犯夫妻共同财产权为由,起诉主张返还的人民法院应当受理,并根据情况作出处理。

从征求意见稿的立法趋向上看,法律不保护,第三者也不保护。

有第三者的一方当事人保护的是合法婚姻当中的另一方当事人征求意见稿之所以有这样的规定,目的是要增加出轨者的法律风险和成本,保证家庭这个社会最小单元的不稳定。

好了,观众朋友,这一期经济与法节目到这里就结束了。我是吴越,感谢您的收看,欢迎您继续收看中央电视台财经频道的其他节目。


上一篇:《法律讲堂(生活版)》 20171116 出轨男人难分手

下一篇:《经济与法》 20110823 是谁在背叛

发表评论:

评论记录:

未查询到任何数据!
更多服务: 东营侦探调查 东营插足者侦探调查 东营第三者侦探调查 东营婚后出轨侦探调查 东营婚后外遇侦探调查 东营婚前出轨侦探调查 东营婚前外遇侦探调查 东营婚内外遇侦探调查 东营婚外出轨侦探调查 东营婚内出轨侦探调查 东营婚姻出轨侦探调查 东营婚姻外遇侦探调查 东营出轨侦探调查 东营外遇侦探调查 东营婚姻侦探调查 东营侦探 东营外遇侦探 东营出轨侦探 东营婚姻外遇侦探 东营婚姻出轨侦探 东营婚内出轨侦探 东营婚外出轨侦探 东营婚内外遇侦探 东营婚前外遇侦探 东营婚前出轨侦探 东营婚后外遇侦探 东营婚后出轨侦探 东营第三者侦探 东营插足者侦探 东营婚后出轨侦查 东营婚后外遇侦查 东营婚前出轨侦查 东营婚前外遇侦查 东营婚内外遇侦查 东营婚外出轨侦查 东营婚内出轨侦查 东营婚姻出轨侦查 东营婚姻外遇侦查 东营出轨侦查 东营外遇侦查 东营婚姻侦查 东营插足者侦查机构 东营第三者侦查机构 东营婚后出轨侦查机构 东营婚后外遇侦查机构 东营婚前出轨侦查机构 东营婚前外遇侦查机构 东营婚内外遇侦查机构 东营婚外出轨侦查机构 东营婚内出轨侦查机构 东营婚姻出轨侦查机构 东营婚姻外遇侦查机构 东营出轨侦查机构 东营外遇侦查机构 东营婚姻侦查机构 东营调查 东营婚内外遇调查机构 东营婚前外遇调查机构 东营婚前出轨调查机构 东营婚后外遇调查机构 东营婚后出轨调查机构 东营第三者调查机构 东营插足者调查机构 东营婚姻调查 东营外遇调查 东营出轨调查 东营婚姻外遇调查 东营婚姻出轨调查 东营婚内出轨调查 东营婚外出轨调查 东营婚内外遇调查 东营婚前外遇调查 东营婚前出轨调查 东营婚后外遇调查 东营婚后出轨调查 东营第三者调查 东营插足者调查 东营婚姻侦探 东营婚外出轨调查机构 东营婚内出轨调查机构 东营婚姻出轨调查机构 东营婚姻外遇调查机构 东营出轨调查机构 东营外遇调查机构 东营婚姻调查机构 东营插足者侦查 东营第三者侦查 东营插足者私人调查 东营第三者私人调查 东营婚后出轨私人调查 东营婚后外遇私人调查 东营婚前出轨私人调查 东营婚前外遇私人调查 东营婚内外遇私人调查 东营婚外出轨私人调查 东营婚内出轨私人调查 东营婚姻出轨私人调查 东营婚姻外遇私人调查 东营出轨私人调查 东营外遇私人调查 东营婚姻私人调查 东营插足者私家调查 东营第三者私家调查 东营婚后出轨私家调查 东营婚后外遇私家调查 东营婚前出轨私家调查 东营婚前外遇私家调查 东营婚内外遇私家调查 东营婚外出轨私家调查 东营婚内出轨私家调查 东营婚姻出轨私家调查 东营婚姻外遇私家调查 东营出轨私家调查 东营外遇私家调查 东营婚姻私家调查 东营跟踪调查 东营企业调查 东营背景调查 东营职业调查 东营市场调查 东营竞争对手调查 东营寻人调查 东营找人调查

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前咨询专员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售后服务专员

在线咨询

免费通话

24小时免费咨询

请输入您的联系电话,座机请加区号

免费通话

微信扫一扫

微信联系
返回顶部